<dl id="bxkjd"><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s></dl>

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<rp id="bxkjd"></rp>
        <output id="bxkjd"><address id="bxkjd"></address></output><dl id="bxkjd"></dl>

      1. <li id="bxkjd"></li>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/dl>
            2. <li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江湖秘本《英耀篇》上篇
                    按:此《英耀篇》是江湖術士不傳之秘,達到了中國"揣摩"術心理學的巔峰,一針見血,入木三分!只要稍微懂點算命術的基本術語及原理,再將此《英耀篇》背得滾瓜爛熟,行走江湖為人算命消災等,不愁搞不到銀子,騙不到女色。若算命的真功夫差些,最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。若算命術的功夫深些,再結合江湖另一秘訣《扎飛篇》,運用爐火純青,加上巧舌如簧,使政界要員、商場巨賈趨之若騖,就可一夜暴富,并能名滿天下,長期屹立不倒,躋身"預測大師"之行列。當然,這些都還要加上李宗吾《厚黑學》中的精髓--"臉皮厚、心子黑"才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認清《英耀篇》的實質,它并不是真正的周易"預測",而是打著預測相命的招牌來行騙,套取人家錢財。當然,不少正統的命相師也有意無意在運用其中的一些"技巧",一些人則根本不從提高預測技能作手,根基浮淺,也能"算"得很準,其實不是他算出來的,而是你自己無意中泄露了自己的底細,所以他們也能套住一些人乖乖將鈔票奉上,對"大師"敬若神明。不少大字識不了幾個的巫婆、神漢和那些粗知周易皮毛的家伙,居然能遠近聞名,千百里外也有人開著小車去求算,于是被人越吹越神,除略有邪通者外,大多都在運用下面這套把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,被封閉起來,因而不能了解別人與自己相通的共同人生體驗。一旦算命先生拿別人的人生體驗反映你的人生時,你會因"算得準"而感到奇怪,其實這沒有什么奇怪,也用不著感謝算命先生。他指出的是大家(指同一階層同一性別同一年齡段的人)共同特征。他的準確推斷是建立在共性基礎上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《英耀篇》告訴江湖術士,人是可以被欺騙的,欺騙是可以成功的,只是深諳世道,機智靈活,隨機應變。因為一:大部分人是相信天命的,是相信鬼神的,相信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左右著人的命運;二:世態炎涼,人心不忘利欲,人生不會一帆風順,人的命運發展有一定之勢。江湖相士在長期的算命活動中積累了豐富的觀人經驗,形成了一整套的算命技巧,這些技巧都是行之有效的騙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玩熟斯篇,能做到"鬼神莫測"、"任意縱橫"、"四海揚名"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入門先觀來意,既開言切莫躊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求卦問卜的人一進來,一定要憑著他的衣著相貌、言行舉止,洞察他來算命的主旨,明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,懷著什么樣的動機來求教于你。在這一點弄清之前,你先不能輕易發表言論。一旦認準了對方意圖,覺得判斷無誤,就不應猶豫,遲疑不決。相命先生開口,最忌彷徨不定,吞吞吐吐。這種欲言又止的神態,會讓人認為你連自己都缺乏自信,更不能取信于他人了。所以"切莫躊躇",躊躇意味著信譽的消失,失去了吸引求測者并控制對方的基礎力量。根據經驗,對方進門之后,先不要輕易下結論,可裝模作樣排出八字,念念有詞如子丑寅卯之類,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,然后--啪!開口三句話就讓他怵立當場,驚為神人。替人相命,命師的頭三句話是至關重要的,如果三句話至少對了兩句,你就牢牢抓住了對方,對方哪有不舉白旗的)
                  天(父)來問追(子)欲追貴,追來問天為天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父親問兒女,個人希望兒女有個好的前途,望子成龍,盼子富貴;或者兒女學習不佳,或者兒女早戀影響學業,或者兒女談了戀愛做父親的不太喜歡這個未來的兒媳或女婿等;或者兒女生意蝕了本,看今后如何;或者兒女出門在外,是否平安等。子來問父母,無外乎父母當官,能否再升;父母貪污受賄,會不會翻船;父母生病,病情結果如何;父母官非,能否化解,總之多數是有病有災等不祥之光。以上諸等,若不能明確揣摩出來,不得已再運用"哄、嚇、詐"三招,對方哪有不據實以言的,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。)
                  八(妻)問七(夫),喜者欲憑七貴,怨者實為七愁。七問八,非八有事,定然子息艱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老婆問老公,無外乎老公前程如何,官運如何,財運如何,在外嫖妓或養小情婦等如何,或下崗后職業如何等。其實女人最好哄了,往好的方面去說,壞事也能變成好事。比如他官運亨通,財運大發等,或在外有女人是好事,不然您會被克死等;或老公蝕了財或遇小人等等東拉西扯,隨機應變,越說越象真的。妻問其夫,如果滿面帶喜興沖沖而來,那她的丈夫可能有官運、有福祿或橫財,至少她希望如此,滿面愁容而帶怨氣者,肯定是為"七愁"之事而來:無子、淫佚、不事父母公姑、口舌多言、盜竊、妒忌、惡疾。夫問妻,多數情況是問生子、淫行、惡疾、是不是要離婚等事。)
                  士子問前程,生孫(商賈)為近古(近況好不好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讀書人來問命算卦,多半是為了功名前程,希望有飛黃騰達之日,光宗耀祖之時;商人來問卜,則因為近來生意不好的緣故。怎樣進一步判斷這些人的來意呢,就是抓其特征,見下)
                  疊疊問此事,定然此事缺;頻頻問原因,其中定有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以上四句,"百姓日用而不知",真是令人拍案叫絕!一個疊疊,一個頻頻,已把求卜者的急切心情和盤手托出,他們所問的,正是他們心事所在。他們所希望的,正是他們所缺少的!他們想探詢尋找出原因來,那么這里面定然有名堂。你相命的,就要在上面做文章,牢牢地吸引誘惑住來問者。)
                  一片真誠,自說慕名求教,此人乃是"一哥"。笑問請看我賤相何如?此人非火底(有權有勢的人物),即是"畜生"!砂礫叢中辨金石,衣冠隊里排魚龍(下缺四句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還要善于區分下面兩種人:如果臉上一片真誠之色,自己介紹說,是慕我前來求卜問卦者,這種人多數是信神信命信卦的"一哥"--即虔誠的問卜求卦者。如果滿口淺笑,裝模作樣,故意說請問我的賤相如何,那么,這種人不是有錢有勢的人,就是專門來向你挑釁、搗蛋、敗壞你聲譽的輕薄之徒。在前來算命的人群里,有富貴官宦之人裝窮賣傻前來相命,以此考你;也有窮愁潦倒之人,冒充富貴之人前來試你;或者是不懷好意的同行,或者是看了兩本命書自認為了不起的家伙別有用心的前來考核你,存心踢館給你難堪。你一定要在砂礫叢中辨認出是金還是石,在一大群前來相命的人流中識別出是龍還是魚。不然,就是鬧出笑話,丟"周易預測學"的臉。)
                  僧道從清高,不忘利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繼續闡述上面的思想觀點,教授相命者從更高的層次,即從來人的外表、談吐、性格特征、心理傾向、命運趨勢、人生動態作盡一步識別,洞察他們來問卜求卜的意向。因為沒有這種識別和洞察,就無所謂看相算命,所以秘本言猶未盡,不厭其煩,恣意發揮,務求淋漓盡致。因為社會是復雜的,人生是復雜的,僅僅分析父子、夫妻、窮人、富人讀書人和"一哥"是遠遠不夠的。文章分析說:和尚、道士尊從為僧道,表在上清高寡欲,脫離凡塵世俗,實際上他們念念不忘的仍是私利欲望。那些"修煉"氣功的凡人,那些自鳴清高的教授、學者,那些什么家什么家之類,亦不過都是些利欲之徒。天下人熙熙攘攘,攘攘熙熙,皆在為"名"、"利"二字而已矣)
                  廟廊達士,志在山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那些身居高位的達官貴人,統治階級,為"人民"服務的"父母官"等等,別看嘴面上冠冕堂皇,一心為公,其實個個都很貪婪,希望爵祿更豐,希望以權 謀私搞更多的錢而不被察覺。只有真正的開明之士,才有志于功成名就后歸隱山林,清白退休。)
                  初貴者志極高超,久困者志無遠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剛風發跡的顯貴,考上或正在就讀高校者,上黨校學習者,或新官上任者,或投機倒把官商勾結而暴發者,他們得志便猖狂,欲望膨脹,飄飄然,器宇軒昂,趾高氣揚。而那些屢試不第,窮困潦倒,生意蝕本之人,有才而不被重用者,因為長期壓抑不得志,人窮志短,才不會志向遠大,欲壑難填。)
                  聰明之子,家業常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聰明的人想出人頭地,卻常常因為聰明反被聰明,受到社會與同仁排擠,才能得不到重用,反而家境貧寒。)
                  百拙之夫,財終不匱。(笨拙之人,由于他們欲望不高,勤勤懇懇,反而不缺乏生活來源,日子過得自足有余。)
                  眉精眼細,白手興家之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那些眉目前流露出自豪神情,看上去目光遠大,精明能干,樸素而帶有金銀首飾的人,很可能是白手起家的老板。)
                  碌碌無能,終身工水(職工、貧窮)之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只的那些無能之輩,或不會阿諛奉承、鉆營茍茍的家伙,只能當個貧窮的做工人。)
                  破落戶窮極不離鞋襪,新發家初起好炫金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那些破落戶的特征是:白嫩肉,精神憔悴,衣飾寒酸,仍然穿鞋套襪不打赤腳,現代社會或可能是衣著畢挺,行為做作,腰上皮帶是破舊的,脖上領帶是皺褶的,腳上皮鞋是破舊或沒擦的,領口襯衫是花的,鼻上眼鏡片是臟的,腕上的手表是廉價的。那些新發跡的富人特征是:盡管穿著平常如舊,但是喜歡炫耀自己新買來的金玉飾物,人一闊,臉就變,現代社會還有可能是手里捏個大哥大,動輒"喂喂喂"叫個不停,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手機……不管何種表現,總之有意無意地"炫耀"是其特征。)
                  神暗額光,不是孤孀亦棄婦。妖姿媚笑,倘非花底(妓女)定寵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神色黯然,面容愁悶但額頭光滑細膩,衣飾華麗的,不是富人的遺孀,就是被拋棄的貴婦,或者不被官員和富商寵幸的情婦。妖冶、放蕩、打扮得花枝招展,言笑風騷的,不是紅粉妓女,就是官員富商的寵妾、情婦)
                  (中缺兩句)滿口好對好,久居高位;連聲是是是,出身卑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(滿口"好"或"對"的,他可能身居高位;連聲稱"是、是、是"的,他可能出生卑微,是個小人物。)
                  面帶愁容而心神不定,家有禍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(面帶愁容而又心神不定,恍恍惚惚,帶神經質的,家里一定發生了不幸的事。)
                  招子(眼睛)閃爍故作安祥,禍發自身。
                  (若眼神恍惚不定,言語吞吞吐吐,精神不集中,內心驚慌而又故作鎮定,則肯定是他自身干下的惡行而東窗事發了。)
                  好勇斗狠,多招橫死。
                  (喜歡惹事生非,逞強好勝,毆斗成性,心狠手毒的人,多半身遭橫禍,死于非命。)
                  怯懦無能,當受人欺。
                  (生性怯懦,自視低能的人,一定受人欺侮,終日只能衰聲嘆氣。)

                  江湖秘本《英耀篇》下篇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bxkjd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xkjd"><address id="bxkjd"></address></output><dl id="bxkjd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xkjd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bxkjd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xkjd"><address id="bxkjd"></address></output><dl id="bxkjd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xkjd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bxkjd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xkjd"><address id="bxkjd"></address></output><dl id="bxkjd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xkjd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thead id="bxkjd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xkjd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bxkjd"><ins id="bxkjd"></ins></li>